益阳在线

搜索
钟娃:用爱点亮生命温暖人心
2022-1-13 09:11|编辑: 胡琪琦 |来源: 益阳日报 |查看: 1968 |举报


钟娃和志愿者一起开展护河净滩行动。


  益阳日报·大益阳客户端记者 陈浩军 通讯员 李灿明

  “今天是在隔离点值守的第一天。需要打扫的房间有23间,5名志愿者花了3个多小时,才全部处理完。我们全身都湿透了,但大家斗志昂扬。”1月8日,钟娃写下了这样一段值班日志。钟娃是桃江县众心志愿者协会会长,她就像磁石,吸引和集聚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,奉献爱心,温暖社会。

  遇到一群投缘的人,大家一起做公益

  和公益结缘,有些偶然。2013年,钟娃跟随朋友去受助女童娜娜家做助学走访。看到娜娜的家在风雨中飘摇,母亲身患重病,她仍乐观面对生活,努力向上,钟娃深受感动,就再也放不下。帮助他人,快乐自己,她喜欢这种感觉,加入了桃江县众心志愿者协会。

  那时,钟娃正怀有身孕,住在益阳城区。可她克服困难,积极参加协会组织的各项活动。孩子刚满45天,她就开着车,带着孩子益阳桃江两头跑。

  慢慢地,性格开朗、组织能力强的钟娃赢得了大家的信任,她被推选成为协会的执行会长。2016年,她又当选为会长。“协会有39个理事,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,每个人都把我这个‘80后’当孩子一样照顾。在工作中,大家都很支持我,每次把活动方案在群里一发布,大家都积极响应,出钱又出力。”钟娃感激地说。

  倾情付出默默坚守,只为守护那份爱

  做公益,无需惊天动地,贵在恒久坚持。

  在钟娃和队友们的共同努力下,桃江县众心志愿者协会关爱抗战老兵活动已持续了8个年头,成了一个响亮的品牌。生日、逢年过节,志愿者一定会去老兵家里看望慰问,给他们贴心的慰藉。“刚开始有50多位老兵,到现在还剩下14位,每去看望一次他们,于我而言,都是一次精神上的洗礼。他们在民族危难之际,挺身而出,而今年迈,境遇也不太好,可他们从无怨言,乐观豁达……”钟娃眼含泪花地说。

  2017年夏天,资江河水猛涨,桃江告急,人民子弟兵紧急驰援。从电视上看到官兵们在大堤上英勇奋战的身影,钟娃急切地想为他们做些什么。她在群里发动募捐,并组织人员,准备上堤慰问。“孩子就交给我们照顾,你放心去,路上要小心。”家人的支持给了她最大的动力。为了抢时间,钟娃开车走小路,因为出发匆忙,油不够,她打电话给母亲,母亲骑着车给她把油送了过来。钟娃和志愿者一起煮鸡蛋、熬姜汤,备齐了方便面、矿泉水、面包等物资,又第一时间送到了大堤上,上演了军爱民民拥军的感人一幕。“堤外是滔天的洪水,说一点都不怕是假的,但我们义无反顾地来了。” 上午筹集资金,下午购买物资,晚上送过去,累了,就在车上打个盹,这样的日子持续了5天。那天,她抽空回益阳家里看看,车子刚走到半途,接到一爱心单位委托——送些救灾物资去灾情严重的湖莲坪,她又马上掉头赶回桃江。

  奉献的路长长的,沿途有更多的风景

  在会员李越英的提议下,钟娃在协会打造了传统文化进学校进社区进乡村项目,还被评为湖南省志愿服务品牌银奖。

  钟娃坦言,自己和家人就受益于传统文化。为推广传统文化,每年,协会都会组织夏令营。2019年,桃江18名留守儿童接受深圳爱心人士邀请,去开展游学活动。协会就承担了一路陪护的重任,其中艰辛不必言说。但钟娃和6名志愿者出色完成了任务,活动中,几位贫困学子与深圳爱心人士结成助学对子,后来在他们的帮助下,圆了自己的大学梦。

  前几年,在热心志愿者牵线搭桥下,钟娃请到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刘冰和红色文化演讲家金雪,到桃江一中、桃江四中等学校巡回演讲,受到师生和家长一致好评。今年,钟娃又组织协会理事骨干去广州学习,并把《感恩成就幸福人生》的课堂带回了桃江。

  桃江县众心志愿者协会在桃江团县委的大力支持下,正推进一个关爱服刑人员贫困子女项目。提供的活动经费远远不够,钟娃四处“化缘”,寻求帮助,总共筹集了8万多元,为这些特殊的孩子送去生活物资同时,更多的是情感上的抚慰,心理上的疏导,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。

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益阳在线”或在视频窗口中有“益阳在线LOGO”标识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,未经本公司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2、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益阳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4、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0737-4223659
扫一扫
手机访问本页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