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 策 划:周宪新
 网络主编:唐文高

 
 
 

涂绍钧:用提案接丁玲“回家”

来源:三周研究 作者 :寻晓燕 人气:

               寻晓燕
  
10月11日,常德丁玲公园,秋阳分外清爽明媚。
  上午10时30分,从北京八宝山公墓迁出的丁玲骨灰,安放在了以她名字命名的公园里。这位曾经被毛泽东称为“纤笔一支谁与似,三千毛瑟精兵”、“昨天文小姐,今日武将军”的常德奇女子,在她诞辰110周年之际,终于“回家”了。
  “接丁玲回家”是中国丁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涂绍钧多年的心愿。这位曾连续担任第四、五届常德市政协委员的老人,从2008年第一次提出,继而通过政协提案、大会发言、社情民意、市长信箱等多种形式,为建丁玲纪念馆、丁玲雕像、丁玲骨灰迁回故土等相关事务鼓呼与奔走。
  “政协委员的身份,让我的想法得到充分表达;而常德市政协的重视和督办,让我的想法终于付诸行动了。”如今夙愿终成,涂绍钧对湘声报记者说,虽然身心疲惫,但内心更多的是欣慰。
  
让丁玲“落叶归根”
  
  走进开园不久的丁玲公园,一眼望去,最醒目的是不远处一尊身着八路军军装的丁玲铜像。丁玲墓则居于铜像的一侧。此外,园区内还建了丁玲纪念馆,陈列展览丁玲生平与创作作品。
  回到这座四处烙有母亲印记的城市,丁玲之子蒋祖林感慨不已:“对家乡有着深刻感情的母亲,一直希望能落叶归根,此次终于一了夙愿。”
  听到蒋家后人的感言,不远处的涂绍钧心中倍感欣慰。因为这夙愿成真,源于他6年前的一份提案。
  “常德建设文化名城,一定要以文化名人作支撑。”2008年1月,在常德市政协五届一次会议上,时任市政协委员的涂绍钧递交了一份《关于在常德市城区建立丁玲文学馆的建议》的提案,第一次提出了让丁玲“回”家乡的心愿。
  然而,这一提案未被立案。
  “或许是那一年政协换届等原因吧。”涂绍钧没有放弃,将提案中的想法反映至时任市政协文史学习委主任、现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清彪那里。李清彪将此事记在了心里。
  那一年,常德市提出将原先规划中的江北公园更名为丁玲公园,借此推进建设历史文化名城的目标。在李清彪看来,涂绍钧的提案到了可以落实的时机。
  同年的七八月份,市政协开始为下一年的全会准备大会发言材料。李清彪把涂绍钧的这个建议,作为文史委发言材料的议题,报告给了市政协主席会议。
  出乎意料的是,这一建议得到领导们的一致认同,尤其是引起时任市政协主席刘春林的高度关注。刘春林说:“市政协可以就如何建设丁玲纪念馆开一次协商会,汇集一下大家的建议,再写成发言材料就更好。”
  当天,李清彪就找到涂绍钧,研究如何写好这份发言材料。此后又召集文史委的委员们一起协商。
  2009年初,市政协五届二次全会上,涂绍钧作了《关于加速丁玲公园建设,努力打造市城区精品主题公园》的发言:“常德是丁玲的出生地,丁玲是常德人民的骄傲……作为以文化名人命名的主题公园,既要充分体现休闲功能,更要注重突出名人特色,使其成为我市继常德诗墙之后又一个文化亮点……”发言中,他还提出了在丁玲公园内修建丁玲纪念馆、丁玲雕像、丁玲墓园等建议。
  时任常德市委书记卿渐伟当场在大会发言材料上批示:“丁玲不仅是常德的骄傲,而且是中华民族的骄傲,我市建设文化名城,把丁玲‘请’进城区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……”
  会后,市政协将涂绍钧的发言列为当年的重点提案。不久,丁玲公园、丁玲纪念馆等项目正式立项。
  
结缘丁玲35年
  
  涂绍钧与丁玲的结缘,可以追溯到35年前。
  1979年春,爱好文学的中学教师涂绍钧,被当地文联推荐,参与了湖南人民出版社关于林伯渠传记文学《风雨征程》一书的写作。在北京收集资料时,涂绍钧结识了林伯渠的女儿林秉元,并随她一起拜访了刚从山西太行山麓返京治病的丁玲。
  那时候,丁玲夫妇被流放在山西长治市郊区一个小村落,已离开北京22年,连住房也没有。丁玲先是住在文化部和平里一家普通的招待所,出院后由中央办公厅安排到友谊宾馆一间套房暂住,涂绍钧在这里见到了75岁的丁玲。
  “她当时在临窗的桌上整理文稿,见到我们很高兴,和我们握手、交谈,丝毫没有大作家的架子。”初见丁玲时的场景,涂绍钧仍记忆犹新,老人头发花白,满面风霜,一双大眼依然清澈明亮,闪动着深邃的光芒。
  令涂绍钧惊讶的是,这位少小离家漂泊一生的老人,居然保留了一些地道的常德口音。丁玲告诉他,离开家乡几十年了,见个家乡人真不容易。
  涂绍钧还记得那堆满稿子的案头,放着一支当时只要一角钱的竹杆圆珠笔。这种极便宜的笔,是丁玲最常用的写作工具。
  1982年10月,丁玲回到了阔别60年的故乡临澧。作为见过一次面的“熟人”老乡,县里安排涂绍钧全程陪同。
  “丁玲曾说,自己4岁离开临澧,18岁外出闯荡,对故乡的印象已经淡漠。”但是那次故乡之行的满满行程,仍让涂绍钧感觉到了丁玲对家乡的亲近与深情。
  后来,涂绍钧被借调到中央党校林伯渠传记组工作,他常常趁进城采访的机会,去丁玲家中探望。“多次听她谈瞿秋白、彭德怀、贺龙,而对自己20多年蒙冤、‘文革’中5年的铁窗生涯,从未提及。”
  1986年2月,丁玲病危,涂绍钧和时任临澧县副县长的蒋祖建到协和医院探望,为她带去了家乡特产蜜橘。“可惜,她没有吃到。”涂绍钧很遗憾。
  丁玲去世后,受她丈夫陈明的邀请,经当时常德地委负责人同意,涂绍钧到北京协助陈明整理丁玲遗物,在丁玲家中一呆就是4个多月。
  数以万计的作家书简、友人信件,大量珍贵的资料、图片、手稿,涂绍钧沉浸在这些纷繁细致的整理工作中,走进了丁玲阔大丰厚的精神世界。陈明在为涂绍钧的《走近丁玲》一书作序时曾说:“涂先生对我的帮助很大,我至今不忘他的热心、耐心和细心。”
  
还原真实的丁玲
  
  2014年10月12日,是丁玲诞辰110周年纪念日,来自日本、新加坡、菲律宾等国的百余名海内外专家学者、文艺界人士及亲属代表聚首常德,共同缅怀这位文学名家。
  这样的国际性丁玲学术研讨会每三年就举办一次,由中国丁玲研究会主办,至今已经办了12届。而涂绍钧负责了台前幕后大量的事务性工作。
  中国丁玲研究会1986年6月在长沙成立,1989年正式挂牌到常德市文联。涂绍钧从常德地区群艺馆调任该会专职干部,随后担任中国丁玲研究会秘书长、常务副会长,同时兼任常德丁玲文学创作促进会副会长、秘书长至今。
  25年来,由于工作的需要和个人的专注,涂绍钧的工作几乎都与丁玲有着千丝万缕、不可分割的联系。
  除了3年一届的国际性丁玲学术研讨会,涂绍钧还负责3年一次的丁玲文学奖评奖活动,执行主编会刊《丁玲研究》。至今,他撰写出版了关于丁玲的书籍4本。
  在近60年的文学生涯中,丁玲创作和出版了《莎菲女士的日记》、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等400多万字的作品。而获得“斯大林文艺奖”更令她蜚声国际文学界,成为继鲁迅、郭沫若、茅盾之后的“无产阶级革命作家”。
  “但丁玲多年来被误读、被曲解、被妖魔化,甚至被继续抹黑,这对她极其不公。”涂绍钧认为,丁玲一生倔强,却长期遭受怀疑、歧视,以至备受打击。她极富传奇色彩的抗争经历,她与周扬、沈从文的恩恩怨怨,时常被人提及,也时常遭到诟病。
  2007年10月,涂绍钧接到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、北大中文系主任温儒敏教授打来的电话和函件,邀请他参与《图本中国现当代作家传》丛书之《图本丁玲传》的写作,涂绍钧欣然应允。
  “丁玲本来就不是神,她也会有缺点。但是,她到底对在哪里,到底错在哪里,作为一名正直的丁玲研究者,有责任把事实真相告诉读者。”涂绍钧希望在《图本丁玲传》一书中,围绕她一生的褒贬毁誉、是非曲直,展现一个真实的丁玲。
  为了追求严谨和客观,涂绍钧大量走访、求证,整整写作4年才完稿。在他的电脑里,至今仍保存着大量与编辑往来的电子邮件,有时候是一个日期、一句话、一个人名都附了密密麻麻的注释或出处。他在给出版社责任编辑的邮件中写道:“文责自负,如果拙作今后引起什么纠纷,概由本人负责。”
  这本书为涂绍钧在学术界赢得了肯定。研究丁玲的学者王建中、王玮在《丁玲与故乡常德》一文中说:“涂绍钧是对丁玲了解最多的当代学者之一,对丁玲的思想、创作,比一般人了解得更为全面、深刻和透彻,对丁玲的仰慕之情也比一般人更为浓郁。为丁玲辩诬,是他对丁玲研究最突出的表现。”
  
促成丁玲“回家”
  
  从事丁玲文学研究多年,涂绍钧与丁玲的家人关系密切。
  2009年春,他利用到北京开会的机会,专程找到陈明,介绍了常德市筹建丁玲公园和丁玲纪念馆等相关情况,请求陈明把丁玲的部分遗物捐赠给常德人民。
  “行!”陈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并最终决定将丁玲遗留的照片、手稿、书画、实物等251种、1405件物品,还有各种版本的著作、藏书共1252册全部捐赠给了丁玲纪念馆。
  这令涂绍钧喜出望外,“这么多宝贝怎样才能毫发无损地运回常德呢?”
  经过协商,常德市决定由市博物馆正、副馆长亲自“挂帅”,派一辆大货车上北京,把这批物品运回常德。
  2012年,涂绍钧在市政协会议上反映,有关部门将丁玲纪念馆设计方案作了改动,只修一层。常德地处洞庭湖冲积平原,地下水位较高,丁玲公园内水网密布,空气湿度大,如果纪念馆只建一层,里面的文物很容易受潮。
  时任市政协主席刘春林立即要涂绍钧将这一情况写成社情民意《关于丁玲纪念馆建设的两点紧急建议》。
  “过去,我市有过前车之鉴。丁玲的这批珍贵手稿、书画、图书、音像资料等无疑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,我们决不允许文物霉变这样不幸的事发生在丁玲纪念馆。”为了引起重视,涂绍钧还将此意见写信至市长信箱。
  “委员们反映的情况有道理!”本着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,刘春林分别找到市委书记、市长等沟通、说明。市委、市政府领导高度重视,批示市规划局按照委员提出的建议,认真研究修改。
  这年6月,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丁玲纪念馆建设问题。时任市长陈文浩与市政协及涂绍钧等委员进行了面对面的协商,在听取规划局负责人的意见后,他提出“丁玲纪念馆在原设计的基础上,增加经费150万元,增加600平方米,建两层”。
  市长的话就像一颗定心丸,丁玲纪念馆变得更加完备。
  “能否把存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的丁玲骨灰,归葬于丁玲公园?”让丁玲的骨灰回家乡安葬是涂绍钧的又一想法。
  2009年底,涂绍钧曾打电话给丁玲的女儿蒋祖慧,试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得到蒋祖慧的大力支持。之后,她起草了一份委托书,委托丁玲的孙女胡延妮全权代为处理丁玲骨灰迁葬等事宜。
  基于此,在常德市政协五届四次会议上,涂绍钧又提交《关于尽快将丁玲墓园纳入丁玲公园建设规划》的提案,并说明了他与家属沟通的情况。通过提案的采纳和落实,丁玲骨灰迁葬之事安排妥当,丁玲雕像入园也都一一付诸现实。
  因为拆迁量大,工程进度缓慢;因为某些工作执行不到位,导致纪念馆修建一波三折;因为不专业,铜像最终不尽如意……涂绍钧坦言,7年间,他得到了各方的大力支持,也历经了不少坎坷。“丁玲能够回到家乡,是热爱丁玲的家乡人民以及其家人共同努力的结果。”
  “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于心。”涂绍钧如今内心坦然,也深感欣慰,“作为一名曾经的政协委员,我现在依然为自己因这个身份履职而取得的成效感到骄傲,对政协这个平台所发挥的作用充满感激。”
 
(责编     胡旗)
 
作者简介:寻晓燕,湘声报记者

  • 访中国丁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、秘书长涂绍钧
  • 周扬与丁玲的“历史碰撞”
  • 三周研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   ①三周研究会是经有关部门登记备案的学术团体,本网系三周研究会刊物《三周研究》网络版。 本网资料版权均属于三周研究会和作者本人,经本网授权使用资料的,须注明“来源:三周研究会”。
    ② 本网登载资料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③ 如涉及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同本网联系。

       
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4 SANZHOU.NET 三周研究会 版权所有
    网站备案编号: 湘ICP备06009649号 技术支持:益阳网盟
    地址:中共益阳市委办公室 电话:0737-4224112